栏目导航

香港一条龙特码分析网
《田子方诫子击》中的“田方剂”是如何的人?

发布日期:2019-07-05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


    

  魏国太子子击出行,正在上碰见教员田子方,下车行礼参见。田子方(却)不还礼。子击很生气,对田子方说:“是富贵的人能对人自命不凡呢,仍是贫贱的人能对人自命不凡呢?”田子方说:“只能是贫贱的人能对人自命不凡,富贵的人怎样敢对人自命不凡呢!国君若是对人自命不凡,那么就要得到国度,医生若是对人自命不凡就将得到封地。得到他的国度的人,没有传闻有人用国君的规格看待他的;得到他的封地的人,也没有传闻有人用医生的规格看待他的。贫贱的逛士,言语不听,行为不和谐,就穿上鞋子离去而已,到哪里去不克不及(成为)贫贱的人呢!”子击于是向(田子方)报歉。

  子击出,遭田子方于道,下车伏谒。子方不为礼。子击怒,谓子方曰:“富贵者骄人乎?贫贱者骄人乎?”子方曰:“亦贫贱者骄人耳!富贵者安敢骄人!国君而骄人,则得到国;医生而骄人则得到家。失其国者未闻有以国待之者也,失其家者未闻有以家待之者也。夫士贫贱,言不消,行不合,则纳履而去耳,安往而不得贫贱哉!”子击乃谢之。